和田玉籽料成因遭質疑
2015-6-10
來源:轉自中華玉網
點擊數: 3678          作者:未知
  • 近幾年,随着珠寶玉石知識的普及以及市場的不斷平民化,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和田玉收藏。熟悉和田玉的朋友都知道,和田玉的“山料”和“籽料”之分,是鑒定和田玉的最基本特征。

      在不少關于玉石收藏的書籍以及地質教材中,均對和田玉“山料”和“籽料”的成因有明确的解釋。即:

      和田玉原石經過自然的地質運動和冰川運動等長期的剝解為大小不等的塊,這些大小不等的和田玉碎塊稱為“和田玉山料”,“山料”經過雨水雪水沖刷流入河,随河流流入水中,經過河水幾百甚至上萬年的沖刷,就形成了“和田玉籽料”。

      然而近日,業内有不少藏友對這種似乎是和田玉入門級的問題産生了質疑。

      他們認為,現有的“山料-籽料母子學說”,隻說到了它的表面,并沒有說到它的本質。認為和田玉籽料并不是通過和田玉山料經過水流沖刷篩選作用産生的,籽料與山料在産生原因上也沒有任何關系,即認為和田玉籽料完全是與山料一樣的另外一種原生礦體。

      之所以有這樣的質疑,主要論據有五:

      1.玉龍喀什河的源頭,即出山流水的冰山腳下,距離出産籽料的和田市大約有270公裡。在這270公裡的河床中,從出山流水的那個冰山起,一直往下約20多公裡的河床中,可以撿到為數不多的山流水。再從20公裡往下到200多公裡的這段河床中,根本就沒有玉石。而這180公裡的地段,為什麼不論大小一塊玉石也撿不到呢?河床裡到處都是卵狀石頭,沒有一塊玉石,石頭沒被水沖走留了下來,唯獨比重比石頭大得多的玉石反而被水沖走了,所以,“因為水流太急,玉料存留不下來”的解釋自然是不能成立的。

      2.從玉石的質地上講,山流水的玉質和籽玉的玉質也不盡相同,籽玉的質地比山流水的更加細膩,更加溫潤,色彩更豐富。籽料有白、青、碧、黃、墨等五種基本色調。而玉龍喀什河源頭的山上隻有白玉和青玉兩種玉料,根本就沒有碧、墨、黃玉,那麼河中的碧、墨、黃玉又是哪裡來的呢?更何況籽料的顔色是塊塊不相同,而山料在一個坑内基本是相同的。

      3.籽料是山料沖刷而成的卵型,但有很多籽料上有半塊石半塊玉共生的現象。如果以上邏輯成立的話,那麼就不應該有這種現象存在。因為我們都知道玉比石更堅硬,更耐磨,玉都磨成極其光滑的卵石了,那石頭還能安在嗎?

      4.從籽料的質地、顔色在河流中的分布狀況看,顔色、質地、塊狀、性能,甚至皮色大緻相同的玉料基本上産出在同一段河道中,混淆的很少,隻要你拿來一塊玉料,我們一看基本上知道它出在河流的什麼位置,哪個地段,這與山料的産出分礦坑的道理基本是一緻的。如果是水沖下來的,它不可能有如此清晰的分别。

      5.從和田地區東起策勒縣的奴爾多西至墨玉縣的皮牙滿多約160多公裡的戈壁沙漠中,都有各色籽玉和戈壁料存在,難道這方圓約900多平方公裡的戈壁沙漠中的玉都是河流改道沖刷而來的嗎?

      因此,該理論認為,“和田玉籽料”就是億萬年前火山爆發形成的,這種卵狀的原生礦體存留在海底,後經地殼變遷,造山運動,新疆這塊土地由大海變成了陸地,籽料也随之浮出水面,形成了現在這種狀況,所以籽料不是由山料經水沖刷而來,山料不是媽媽,籽料亦不是兒子,它們同樣都是同一種礦藏中兩個互不相幹的原生礦體。

      對此,中國經濟網記者向中國地質大學、國家珠寶玉石監督檢驗中心等多位專家進行詢問,均未得到明确回答。

      有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向記者表示,關于和田玉山料-籽料産生原因之争,在5年前早已有之。近期網絡上盛傳的這一說法,其理論根據尚未被證實,具體和田玉籽料是不是通過山料流水沖刷篩選所得,仍需要進一步研究。

熱門評論
  • 暫無信息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5-2017 阿魯思珠寶網

掃描一下